94一周年,生死路茫茫 | 那些永远消失的区块链公司


摘要:在《算力之美》里,吴忌寒说:“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宇宙天然而熵增,它俯瞰众生,侵蚀万物……我们渺小如尘埃,却要与宇宙对抗。”同样的,在混沌的区块链世界里想做好一家公司,追求“百年伟业”,对世界能够有所影响,也不甚容易。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成功了,有人失败了。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邓紫棋


在《算力之美》里,吴忌寒说:“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宇宙天然而熵增,它俯瞰众生,侵蚀万物……我们渺小如尘埃,却要与宇宙对抗。”同样的,在混沌的区块链世界里想做好一家公司,追求“百年伟业”,对世界能够有所影响,也不甚容易。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成功了,有人失败了。
今天,共享财经来盘点一下,曾经的区块链界“天之骄子”,那些倒下的庞然大物。


MT.GOX(2010—2014)


位于日本东京的Mt.Gox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高峰时,承担着超过70%的比特币交易。2014年2月25日,由于遭受黑客攻击,交易所遭受巨量的比特币损失,Mt.Gox网站下线。
MT.Gox 最早是美国企业家Jed McCaleb在2010年7月创办,域名注册于2007 年。McCaleb 想法很简单,当时,一个比特币已经可兑换数美元,而且矿机正在源源不断地产出新的比特币,他想建立一个交易所连接买家和卖家。于是,Jed连夜做出了这个平台。


很快,这个交易所花光了 McCaleb 所有的积蓄,他意识到自己经营不下去了,于是便出售给另一位比特币爱好者,网名叫 Magicaltux。Magicaltux 正是 Mark Karpeles(法胖)的网名,他在法国出生,出生后在以色列呆了很长时间,最后定居日本。他是比特币的爱好者,2011 年,他将 MT.Gox 收购。


Karpeles 将网站的后端软件重写,改进了用户体验,加上他在比特币社区的活跃,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交易比特币。


然而,MT.Gox本身的产品面临着巨大的问题,再加上安全措施的不足,频频出事。2011年6月,MT.Gox 首次遭遇黑客攻击,比特币爱好者 Jesse Powell 从旧金山赶过来,与好友 Roger Ver 一起帮 MT.Gox 解决问题。2014年2 月份到来,黑客又一次大规模攻击,将 MT.Gox 中的比特币洗劫一空。


直到今天,Mt.Gox交易所都在处理用户的赔偿问题。


烤猫矿机(2012—2015)


如果说Mt.Gox是交易所里最让人惋惜的那个,那么烤猫矿机就是矿机界最大的谜。


2012年1月16日,烤猫在 bitcointalk.org 论坛,把 friedcat 注册为自己的昵称。6月,美国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宣布制造 Asic 矿机,号称将于9月推出矿机产品,引起 Asic 矿机挖矿的讨论热潮。7月12日,烤猫的合伙人David 在深圳,注册比特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2012年8月7日,烤猫与 David 为矿机事业募资,发行股票名称是 Asicminer。吴忌寒与小强(谢坚,Rock Xie),都投了1000 BTC。2012年底,David 给王松打电话……擅长市场的王松加入。
2013年5月,算力市场成了烤猫的天下。因算力过大而且集中,王松说,连续两个月:“两度引发社区 51% 攻击的恐慌”。迫不得已,“我们也把机器往外卖”


2014年初,烤猫 40nm 级技术投片,宣布第三代芯片研发成功。4月底,样片到手。5月,烤猫开始卖芯片。7月,烤猫准备下一代芯片的研发,但没有大量投片,而是做了一个MPW,对芯片进行测试。8月,网上出现小股东质疑烤猫久未分红的帖子。


2014年9月,有人推荐烤猫认识林先生,林是福建人,“号称是双汇集团的股东”,初次会面,林先生把飞行执照拍在桌子上。说可以帮烤猫在淮安建立一个新矿厂,“以冷库的名义来做,可以享受江苏省政府补贴”。协议为:烤猫先交电费,林先生以场地加一度4毛钱电费入股。当时“我们把6000台机子放了进去”。不过后来问题来了,矿机没法正常挖矿。王松说,“不是设计问题,不是工艺问题”,而是南通富士通,在芯片封装的时候,“他们的封装技术不好”。导致芯片里面,“凝胶和贴装之间有空气”。受热后膨胀,“芯片就会爆裂”。


2015年1月,烤猫拿到 40nm 芯片。但矿厂出了问题,王松说,“他(福建人林先生)把我们的账号改成他自己的”,劫持了算力。烤猫过去协调,被搪塞过去。后来公司又去了几拨人,都无济于事。“我们也发了律师函,他们置之不理”,报警也没人管。对方态度更加蛮横,“从当地找了几十个社会闲汉,把我们围在中间”,为首的说:“你敢碰我一下,就是动手打我了……”。


烤猫团队计划放弃淮安,准备去瑞典找矿厂,护照机票都办好了,正要去,烤猫失踪了……报警……立案……启动调查……无果。


壹比特(2013—2015)


壹比特关停前,虫哥写道:壹比特微博,最后一条微博发自2015年9月22日。此后,这家区块链媒体服务创业公司,就永久关停。


2013年7月的东莞,天气炎热,一帮早期比特币矿工和投资者聚集于帝京国际酒店,成立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投资联盟,而这个联盟奠定了日后门户壹比特早期团队的雏形,“老大”(备注:老大是虫哥对当事人的昵称)、七彩神仙鱼、虫哥、蔡总,alex,胖仔,anson,阿贵,木鱼等人都参与了。


在投资联盟还在摸索期间,“老大”前瞻性地提出要做一个数字货币门户网站,于是虫哥基于原有的一个论坛搭建出了首页。至此,壹比特的雏形面世。


有了资本在幕后做推手,门户网站很快风生水起,为了让数字货币能为更多人所了解,史上最贵的免费杂志应运而生:壹比特编写了同名杂志用于馈赠,并在其中一个系列的杂志增刊钱包安全指南里送了比特币私钥,而最多的一本有一个比特币。


不仅送杂志、送币,壹比特还制作带有“B”logo的牛皮包,质感复古,制作精良,但并不用于售卖,用于送人。


壹比特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临安区,但在当时只是一个县级市。虫哥说自己这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创业。慕名而来,有沈波、Vitalik(V神)、徐明星、李林、点付大头、巨蟹、达叔、二宝、初夏虎……如今,这些已经是行业内的名人。


当时,壹比特的资讯布局很完善。在壹比特门户网站上,有各币圈大神写作、供稿,壹比特就支付他们比特币。


“还有各种山寨币的资料和钱包下载、专题页面、挖矿的硬件组件指南、矿机的评测、K线图、手机APP、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我相信在今天也没有一个门户能做得如此完善。”虫哥说。


2013年底,莱特币涨到380元人民币/个时,壹比特团队预测莱特币的市值足以支撑他们做矿机这件事,便在网上众筹比特币做起来了莱特币银鱼矿机,同时准备用染色币的方案对挖出来的莱特币进行分配。


但银鱼矿机这个项目最终是失败的,让投资者赔了很多钱,用虫哥的话来说,“死得”非常惨,因为史无前例的熊市来了。2014年年初,整个市场风格大变,比特币从8000多元跌到900多元、莱特币从380元跌到将近5元。


为了给投资人分配挖出来的莱特币,壹比特团队做了一个51BTC交易所,但是祸不单行,交易所的安全问题又让投资人们赔了一大笔钱,成为真正压垮壹比特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时,由于公司裁员和工作交接不当,服务器热钱包上囤积了很多比特币和莱特币,结果黑客一下子就盗走了大量的币。


在连续的打压下,壹比特撑不住了,“赔付了损失以后各自都去重新创业了,幸运的是,从壹比特出来的人事业都做得非常好。”虫哥透露道,比如暴走恭亲王、鱼池,“老大”也成了某著名业内公司的投资人。


云币网(2014—2017)


2017年9月,李笑来刚从上海结束演讲返回北京,第一件事就是被北京市金融局局长约见,在去的路上,他早已心中有数,云币关停是迫在眼前的事。


李笑来那日同局长说了很多,局长最后问:“还有没有困难?”李笑来强颜欢笑说:“没有困难,我能有什么困难?云币已经尽力了,仅此而已。”临走出门时,李笑来其实很难受,云币本计划于10月24日上市纳斯达克,整个团队都已经谈好了。结果关停,云币的利润瞬间变为0。他失去了一个上市公司。


在经历了炒币暴富和矿机生意的曲折之后,李笑来终于入局数字货币交易所。将比特币的技术和交易所关联起来成了李笑来旗下貔貅团队项目的设计逻辑——“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貔貅交易所2013年7月启动,2014年4月正式上线。


2014年10月10日,貔貅正式更名为云币网,启用yunbi.com。


云币成立时,整个团队不到20人,其中程序员占一半,再就是客服和运营各一半。其他三大老平台:火币、币行、比特币中国都在13年的牛市中累积了丰厚的用户资源和运营经验。这就是龟兔赛跑的现实版。


2015年5月,云币网所属的北京云币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云币网的定位是“做用户最信赖、最好用的交易平台”;毕竟是李笑来底下的项目,虽然慢了半拍,但起点还是很高。早在14年,云币网有了两个5000人的QQ大群以及一个VIP群,按照二八定律推算的话,云币网的用户数量在起步初期可能就有几万人了。


偏偏在2015年冬,遇到了币圈的寒冬。由于一直不收取手续费,平台也没有打造起来,2014年到2015年几乎没有盈利,完全是靠李笑来的个人注资勉强维持。为了缩减支出,原本20来人的工作室不得不经历两次裁员,最后只剩下不到10人左右,而团队核心成员仅剩下邱亮和老猫两人。


2016年初,ETH 出现,云币网成为国内首家上线ETH的平台,这对国内的区块链行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上线云币之后,以太坊经历了小幅下跌后便开始一路高歌猛进,也就是在那时,云币网的客户量和交易量每天都在刷新。


云币网在战略上是差异化竞争,定位是做优质品种的平台。整个2016年,云币网的团队成员在全国各地奔走,以寻找区块链里的优质项目。之后,又上线了ETH系列以及NEO、量子、EOS等。
2017年上半年,整个区块链行业都在向好,云币每天的交易量有2至3亿美金,每天的收益在40~60万美金(折合成人民币为251~377万)。


云币上线QTUM时,交易量更是达到了全球第三;上线EOS时,交易量达到了全球第一,甚至一度成为海淀区的纳税大户。当时李笑来乐坏了,大笑着说,“这市值足够上市了啊!”


2017年,整个交易所的格局似乎变成了OK主打BTC和LTC,云币主打ETH系列,其他交易所主打山寨币。


2017年9月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行为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9月15日,云币网发布公告称,9月20日,永久性关闭所有品种交易功能,9月18日暂停所有区块链资产充值功能。


9月20日,云币的交易量为0。在非小号上,云币的页面还在,但它的数据已不再更新。云币已成为过去式。
此后,火币网、OK宣布停止注册和充值,2011年成立的比特币中国(2011-2017)宣布9月底关停平台的所有交易。行业一片惨淡。
Mt.Gox 、烤猫矿机、壹比特、云币网,这些曾经辉煌的区块链公司,因为种种原因或关停,或消失,但是,它们对这个行业,也曾贡献出一些力量,甚至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区块链界。
路漫漫其修远兮,多少人希望,区块链公司都能在这个寒冬挺住,熬过熊市,赢来胜利的曙光。

来源:核财经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 沪ICP备18015846号Copyright © 猛犸财经 版权所有